全家人往生西方,成为真正的净土眷属

陈性良,字锡周,是印光www.hg3088.com|官方网站的在家弟子,与印光www.hg3088.com|官方网站因缘甚深,多有书信往来。(参见文钞《与陈锡周居士书》)

其夫人胡氏往生后,印祖专门写一篇文章《陈了常优婆夷往生事迹兼佛性发隐》,“发其佛性,及助念之隐义,并夫人事实之大略。以期修净业者,知所取法焉。”

民国陈性良,安徽无为县人。他在商界、政界做了很久。中年得了一个儿子,叫天寿,很聪明,14岁就夭折了。自认为居心仁厚,怎么会没有后代?所以就对因果报应等事完全不信。

他的继配夫人胡氏秉性很慈善,坚信佛法,知道他这种固执不可破,就自己秘密地修行。后来怀孕快要临产时,忽然生大病,很危急,二十九天当中不能说话、不能吃饭、不能翻身,身体热得像火,干瘦如柴。当时请了很多名医都束手无策,所以绝对没有生还的希望。

有一天晚上,梦到一位老妇持着很长枝干的莲花,从头到脚拂了一遍,说:“拂去业障,好生嘉儿。”一下子觉得身心清凉,就惊醒着起床了,成了没病的好人。第二天生子,跟健壮妇女所生的一样。

陈性良这才知道佛慈广大,相信三世因果确实有理有事、真实不虚。从此,夫妻俩吃素念佛努力修持,凡是救济贫苦患难、斋僧、修寺院这一切善行,都尽力地去做。

又知道胡氏病愈生子确实是观世音菩萨救护,所以他们常常去普陀山朝拜大士。当时夫妻俩一起皈依印光大师,陈性良法名“了圆”,胡氏法名“了常”。

民国初年,普陀山屡屡有难。比如说全山缺粮,又有政府想把普陀山作为安置德国华侨的地方等等,当时遭受很多法难。这时亏得性良从中维持(他是商政界的要人,很有力量)。又修多宝塔,创建道头牌坊等大工程,都是他一人财力经营,可以说是慷慨为善、勇以报答佛恩。

民国九年,他们夫妻、儿女五个人,共同在北京法源寺受菩萨戒。

民国十二年春天,胡氏生病。在二月二十八日,正念佛的时候,见两个童子持着长幡,上面写着“西方接引”四个字。她得到这个预兆之后,就请四位僧人念佛二十八天,病就好了。

到四月初,又感觉身体不适,她知道归西的时间快要到了,就一心念佛求快速往生。

初五,请了出家人和家属一起助念,昼夜佛声不断,她也跟着默念。

初六中午之前,让家人准备沐浴,浴后穿上新衣,去佛堂烧香礼拜,拜完就把床铺移向西方,专心念佛。

到晚上亥时(晚9~11点),见到佛来了,自己就起来坐着,作合掌低头的样子,说:“还有三千佛,念完了就走。”

当时僧俗三十多人都大声地念佛,胡氏也高声地念佛,之后就往生了,脸上带着笑容,屋里有异香。

第二天中午入殓,顶门还很温暖,四肢柔软,还有香气。

再说陈性良的妾,沙氏。她17岁嫁给性良,渐渐受到熏陶,也对佛法生起了正信。她也皈依印光大师,法名叫“了慈”,受了五戒,长斋念佛。

后来生病很长时间不好,一直卧床两年,但她的信向更加坚定(所以,人有苦难反而对佛法生信,坚定地求生西方)。

民国十九年二月十五日是佛涅盘的日子,家人聚在一起拜大悲忏。当时过了中午,服侍她的人给她进大悲水。了慈拿着碗,手在打抖,自己说见到水散作光明,照着她的头和手臂。

当时陈性良在旁边代她持着碗,了慈看到他的手持着莲花。她想:恐怕时间已经到了。就赶紧请僧人进房来助念,了慈就在床上作礼,说:“见到观世音菩萨来了”。

性良就劝她:“你要一心专求菩萨摄受你往生!”

了慈自己祈愿说:“我生病苦到了极点,愿早生净土!我因为生病,受这样重的苦,愿一切世人都脱离病苦!”

到了下午两点钟,说:“菩萨又来了!”

当时就请僧人出去,她要沐浴换衣服。当她刚换好上衣,又说:“佛已经从远处来了,佛垂手接引我,前面有韦驮金刚跟随。”

她来不及换完衣服,就又请僧人赶紧进房助念。这时了慈就合掌结跏趺坐,连称“阿弥陀佛”。接着说:“我去了!”就这样安然坐逝,手还在合掌没有放下,大家都闻到了异香。

第二天中午,顶门犹热,脸色光泽就像活着时一样。陈性良因为见到妻妾都得到了念佛往生的实效,所以他的信心更加坚定。他首先在天津自己的住宅建立居士林,志在提倡净土,不收林费。

民国二十年冬天,有病,就请千福寺的僧人每天在房间里助念,以求常常闻到佛号成就正念。

到民国二十一年三月十一日中午,说见到了莲华和佛菩萨。大家知道往生时间已到,更加努力精诚地念佛。午后两点,他就端坐念佛而逝。

徐蔚如居士向来跟他合得来,而且是当时居士林的林长。夜晚回家听到别人报告,就邀道友一起去吊祭。当时已经八点钟,仍然见到他端坐,面貌如生,而且手持着念珠,全身柔软。所以他们这一家确实是净土眷属,都一起往生西方了。

《历代净土圣贤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