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看不破呢?一切都有啊

“心无挂碍”,就是得到的。“挂碍”就是苦果,假如有挂碍了就要受苦。“挂”的意思,就像我们用网鱼或网鸟的罩子,把鱼或鸟罩到了,飞不出去了。我们被什么罩到了?被烦恼罩到了,被无明烦恼、贪、瞋、痴、慢、疑,被这些东西给罩到了,就会起烦恼障。罩到了,不知道诸法的空义,不知道空义就“有”了,有了就到处都牵挂得到,所以你走不了啊!

咱们经常说“放不下”,为什么放不下呢?看不破呀!为什么看不破呢?一切都有啊!七情六欲都挂住你了,这是开阔地说,你就出不去,永远在这网里头。什么网呢?六道轮回,辗转生死,永远不停的,这就是挂。“碍”就是障碍。什么障碍呢?知道的愈多障碍愈大,愈是聪明人愈放不下,什么都懂就是不懂,不是真正的懂。

“挂”就是我执,因为有我,什么都要插一脚,什么都是我的,就被烦恼所障住了。“碍”是法执,是所知障,所知障就是障涅盘的,有所知就是前头说的有智,“智”就是所知。这几十年来,我经常这样讲:“所知不是障,是因为知道得不究竟,不知道才障,障住了你所应该知道的。”因为无明淤塞,我们过去做了些什么,我们不知道了、糊涂了,这是有障,障住了你应该知道的,这个障就是“碍”,就叫法执。

因为我执、法执,“我”放不下,对一切境上更放不下。“我”是在对一切世间的相上说,都是因为跟我有关系。想求得、看不破、放不下,因为一切世间相都是有的、都是真的,所以打你,你才痛,病苦你也感到痛,要是有失落感了,就心痛或是身痛。主要就是你挂住了,因为不能空,不知道一切法、一切境界也是空的,都是缘起没有自性,也就是知道得不究竟,所以成为你的障碍了。

法执呢?就是对一切法,承认“法”是有的,虽然证得我空,我没有,法是有的。也因为法是实有的,所以诸法皆空。乃至于说六波罗蜜法也是空的,不是实的,只是一个方便善巧,做一个筏喻而修行的过程,只能这样子说。因此就挂碍了,无智就没有挂碍了,心无挂碍了。

知就是障碍,因为你知道得不彻底,要是佛的大圆镜智就彻底了,就没有障碍了。因为在你的过程当中,你这个智不是真智。所以心无挂碍,无有得故。若没有挂碍了,就没有苦,苦就断了。

(梦参老和尚:般若波罗蜜多心经)